修真博士 第二章 师徒

小说:修真博士 作者:神游居士 更新时间:2018-09-29 23:22:09 源网站:笔趣岛
  “十五年前,老道渡雷劫。在最关键的时刻,有宿敌前来寻仇。幸而我这徒儿舍命救护,我与那宿敌争斗之时,他替我挡了一道雷劫,这才让我存活下来……”

  “怎么,老神仙您也有劫?”村长听得一头雾水,修真之事于他太过遥远,此时听老道士说来,真如听说书一般。

  “修士逆天而为,天劫自然如影随形,没什么好奇怪的。”老道士随口解释了两句,随即叹息一声,说道:“这件事让我从修行的魔障中醒悟:什么寿命悠长,修为高深……都是过眼云烟罢了!这世上最重要的,还是人间的真情。当初若不是徒儿舍命相救,我早已灰飞烟灭。后来我细细回想自己这一生,除了修行历险以外,竟是一片空白。空手而来,赤身而去,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思呢?”

  “说得好!老神仙这话,中听!”李四拙于言辞,脸色涨得通红,忍不住叫起好来。他从小便跟随父亲外出狩猎,见惯了生死存亡,老道士这段话,正说到他心坎里去了。想不到小道士身体虚弱,关键时刻却能为救师父豁出性命,这让李四好生敬佩。

  “你小子好好听着,老神仙的话还没讲完呢!”村长对李四出声打断很是不满,小道士可是会布阵的人,直接关系到青阳村的切身利益,眼看小道士已经出场了,李四却出言打断,这不是添乱吗?

  村长看向老道士,说道:“对了,老神仙,你的徒弟被天雷击中,是怎么活下来的?”

  李四忍不住撇了撇嘴,却也没说什么。他也很好奇,自己平时与小道士经常碰面,有时打到了猎物,两人还一起烧烤品味,除了烧烤的手段与众不同外,根本看不出小道士有什么神奇之处呀!真说起来,这小道士反而瘦弱得不像话,怎么就能在天雷底下生还,还坚持到今天呢?

  老道士长叹一声,说道:“也是我那徒儿命不该绝,眼看要魂飞魄散时,却恰有一道神魂试图借机夺舍——哦,夺舍也就是你们平常说的’借尸还魂’了。这法子十分凶险,却也无意中挽救了我徒儿的神魂。贫道拼了一身修为,将那意图夺舍的神魂击碎,以它为养分把我徒儿的神魂给救了回来……”

  老道士叹息半晌,又接着说道:“后来我才发现,那道灵魂竟是天外来客,不能容于这方世界。只要它存在一天,便会引动雷劫,直至彻底灭杀为止。可那灵魂早已与我徒儿的神魂融合到一起,二者同生共死,不能独活,要灭它,便等于要把我这徒弟也一起灭杀了。因此,我这徒儿每半个月便要承受一次天雷殛身。唉,算下来也有十年了……”

  听闻小道士的不幸遭遇,众人无不唏嘘,为这小道的悲惨命运而惋惜。也不知老神仙用了什么方法,能使小道士抗住这么多次雷劫,不过其中的艰苦,不用想也知道。

  “对了,老神仙,你刚才说这玉龟对你徒弟有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李四的父亲一直沉默不言的,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说出了大家心里的疑问。

  “对啊!这玉龟既然是神物,一定可以在帮到小道士吧?”

  村民们都是热心人,与小道士朝夕相处也很融洽,闻听他的遭遇,心中均感不忍。

  老道士点了点头,拈须说道:“那玉龟活了一千年,日夜吐纳,此时已修成了两种神通。《异物志》记载,「玉龟五百岁得神通,一曰摄魂,二曰浮游,三曰辨凶,四曰寻奇,五曰化形。一俟化形,上天入地,逍遥无待。」这玉龟所修成的摄魂与浮游两种神通,恰好都与神魂有关,是对症的良药!只需将此龟的内丹炼成丹药服下,异种神魂便会被彻底融合,我那徒儿也就不用再受雷殛之苦了……”

  村长心思最为活络,一听说玉龟的种种神通,马上就联想到玉龟背后所隐藏的巨大利益来。若是能找到识货的买家,将这玉龟卖出去,岂不是立刻就能得到大笔的好处?与眼前就能得到的利益相比,那虚无缥缈的三百年太平似乎就不那么诱人了……

  想到这里,村长便试探地问道:“老神仙,这玉龟宝贵得很,如果拿到集市上,能卖多少钱?”

  “村长,说这些干什么?若能救回小兄弟的性命,一只玉龟又算得了什么?小兄弟平时可没少帮过我们,上次你被野猪牙咬穿了小腿骨,要不是小兄弟医治,你现在还跛着呢!”李四最看不惯村长那斤斤计较的样子,一见村长算计,便忍不住嚷了出来。

  “呵呵,李四兄弟不用着急。村长,且听贫道一言,”老道士摇头制止了李四,对村长说道:“若将这玉龟放到市集贩卖,终归有两种结果。一是没人认得出来,找不到识货买主,这玉龟自然也就卖不出什么价钱;第二种情况则正好相反,刚好有人认出玉龟的来历,那就危险了……”

  村长奇道:“有人认出来,应该卖高价才对,怎么反倒危险了?”

  老道士笑道:“认得这玉龟的,必然是修真之人。你不妨换位想想,若你是修真之士,遇见一个凡人出售这只玉龟,你会如何?”

  “自然是高价买下了!”村长不假思索地回答,心想:这还用问吗?玉龟可是神物,谁会不动心?

  “哦?”老道摇了摇头,循循善诱地说道”村长不妨再琢磨琢磨:那卖龟之人得了天降横财,集市当中人人皆知。这种消息在世上最容易传播,若这玉龟出世的消息传入到一个更加厉害的修士耳里,结果会怎样?”

  “结果还能怎样,自然是去找买龟的修士抢夺了!玉龟只有一只,他总不会找到我们的头上……”村长话未说完,忽然想到另外一层,身上的冷汗刷地出来了。

  老道士仍是拈须微笑,村长却是毛骨悚然,越想越是害怕,颤道:“老……老神仙是说,买家会……会杀人灭口?”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老道士的神情变得异常严肃,说道:“修真世界弱肉强食,做事更讲究斩草除根!买家绝不会让自己拥有玉龟的消息泄露出去,给自己惹来祸患。如此一来,不止是你,整个青阳村,所有知道玉龟之事的人都要陪葬!”

  “为,为什么这么狠毒?他们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三娃也听明白了,心有余悸地问道。

  “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修士连天都不怕,还会怕报应?”老道士叹了口气,解释道:“这么做,恰恰是为了防止报应!如果不斩草除根,万一村里有人日后得了机缘,成为修真高手找上门来复仇,那才叫报应。因此修士平时大多与人为善,可一旦决定出手,就会斩草除根,屠城灭门之事,早就不新鲜了……”

  老道士这一番话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村民们忽然感到自己随时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村长大口大口地吸着烟,握烟袋的手都在颤抖。

  陡然,他神色一变,问道:“三娃,李四抓住玉龟的事儿,村里还有多少人知道?”

  “村口的几家都看见了,少说也有十来口人吧!”三娃不假思索地回答,忽然一愣,说道:“村长,你担心消息走漏出去?我立刻回村,叫他们不准乱讲!”

  “嗯,你立刻下山!但愿还来得及……我记得当时龟壳上满是苔藓,料也没人能看出玉龟的真身。”

  三娃应了一声,一溜烟地向山下跑去,半路上因为惊慌还摔了一跤,他爬起来便接着往山下赶,连衣服被划破也顾不得了。

  望着三娃远去的背影,李四父子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村长却仍是不放心:常听村里的老人念叨,说龟、龙、麟、凤是齐名的神兽。这玉龟体型如此庞大,想不引人注意都难啊……

  见村长紧张样子,老道士叹了口气。人就是这样,不知道真相还好,知道了就会一直梗在心里,变得过分紧张了。

  “村长,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村里人都是知根知底的,只要你下了令,他们是不会乱说的。等风头一过,事情也就淡了。”大不了,你就说这龟被老道我炖着吃了,这总没人问了吧?”老道士劝慰了村长几句,话锋一转,说道:“倒是有另一桩事,需要你们格外注意。”

  村长心里一紧,这可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大事,他连忙问道:“什么事?老神仙您快说!”

  “以玉龟布阵,用的是仙家手法,一旦传扬出去,必然多生事端。因此这布阵之事,在场的几人知道就行了,万万不可外传。哪怕是自己的婆娘和孩子,都不能说!”

  “老神仙放心,我晓得轻重!”村长点了点头,又从怀里掏出些烟丝,一边卷烟一边对李四父子说道:“你们两个都听见了吧,这事情以后就烂在肚里,带进棺材!”

  李四父子连忙点头,村长平时喜欢斤斤计较,但关键时刻谁都得听他的。

  村长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用一只玉龟保村子的安宁,这种事情听都没听过。万一这事儿失败了岂不是人财两空?他试探地问道:“老神仙,布置阵法还需要什么东西,您尽管提。对了,要不要我找几个人来帮忙?不过,我这人说话不中听,您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就在想,这风水局布置完后,咱们怎么确认它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是有效还是没效呢?”

  老道士笑了笑,说道:“村长不必担心,这么大的事,自然有办法来验证。这阵法一旦启动,整座青阳山的妖兽都会有所感应,届时妖兽四散奔逃,场面宏大,你想不信都难!”

  老道士顿了顿,又说道:“布阵用的是仙家手段,凡人也帮不上,你们只管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了。等到阵法启动的那天,我会让小徒通知你们。所有村民都要到青阳观来躲避,以免被四散奔逃的妖兽所伤。”

  “哎,有老神仙这句话,我这心里就有底了!山下的事情我实在放心不下,三娃这小子一根筋,还得我亲自走一遭才行!”村长挥了挥手,便领着李四父子往山下走去。

  老道士目送三人下山之后,轻轻叹了口气。他从袖中取出一张紫色的符箓,贴在玉龟的后背上。刹那间,道观周围因玉龟而产生的沉重气氛顿时荡然无存。原本缩在墙角的鸡也都活跃起来,四处觅食,仿佛此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道士满意地点了点头,任由那玉龟伏在院子门口,背起三娃送来的花生,朝观里走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鹿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修真博士,修真博士最新章节,修真博士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