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博士 第一百六十五章 虚情假意

小说:修真博士 作者:神游居士 更新时间:2018-09-29 23:22:09 源网站:笔趣岛
  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康德。

  颜劫虽然不知道地火冰莲的莲子究竟有何用处,连它的莲藕都具有重塑身躯的逆天效果,莲子的功效只会更强。

  这等天材地宝,对于修士吸引力是致命的,无论怎么估量都不为过。

  齐越为了它,可以在这熔岩池中守候百年,魔君为了它,更是派出了金丹期的弟子,还要屠灭临山城内的所有百姓。

  可是钱珏与柳如烟二女看向颜劫时,却发现他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露出激动喜悦的神色,眼神中反而流露出一丝挣扎。

  公子究竟在想什么?这冰莲已然是囊中之物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柳如烟疑惑地看着颜劫,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她转头看了钱珏一眼,却发现钱珏也正惊异地盯着颜劫,显然也不知道颜劫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

  柳如烟向钱珏使了个眼色,钱珏立刻会意,她轻轻拍了颜劫的肩膀一下,轻声问道:“重宝在前,你还在犹豫什么?快去取啊?”

  “重宝?”颜劫整个人激灵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喃喃地道:“是啊,「重宝」在前,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你小子知道就好&……”钱珏见颜劫一副如梦方醒的样子,还以为他是被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说道:“不就是一朵地火冰莲吗?至于把你激动成这个样子吗?哼,亏你还是个修士呢,一朵冰莲就让你心志失守,还修什么仙?你这样的人如果是在凡间,只怕中个举都能把你乐疯了……”

  钱珏的一番话本是无心而发,此时却字字敲打在颜劫的心坎上。

  他神色一敛,郑重地对齐越说道:“齐越,你在这熔岩池中守护百年,这冰莲理应归你所有……颜某不敢贪!”

  “公子,你怎么……”

  柳如烟万没想到颜劫竟作出这样的选择,她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颜劫为何竟会作此抉择!

  地火冰莲可是神物啊!

  这样的东西本来就是可遇而不可求,几千年也不一定能遇到一次,公子他竟要拱手相让,而且还是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与柳如烟的疑惑相比,钱珏则是满腹怨气,简直要气得说不出话来。这小子竟然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犯傻,简直就是脑袋抽筋了!

  她此时也顾不得维持公主的仪态了,一把揪住颜劫的耳朵,大声说道:“臭道士,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种赔本的买卖你也做,那我们这趟是做什么来了?冒着生命危险,难道就为了赚一声吆喝吗?”

  “我脑子刚才确实是进水了,居然险些被这一株冰莲夺了心志……你说的对,如果我连这一关都过不了,日后还怎么修仙?”颜劫叹了口气,轻轻拿下钱珏的手,说道:“如果我当真把它据为己有,那以后还脸说要改变修真界吗?”

  “你,你说什么?”

  钱珏一下子被颜劫的话噎住了,她仔细地看着颜劫的眼睛,那里面分明闪耀着梦想的光芒。

  是啊,任何人都可以慷慨激昂地讲述自己的梦想,可有谁会在紧急的关头想到它呢?

  有的人立誓要寒窗苦读,可当鸡鸣声起的时候,却又把誓言抛诸脑后,贪图一时的安逸……

  有的人立志要为国为民,可当真金白银摆在面前的时候,却早把当初的志向忘到九宵云外,眼里只有面前的财富地位……

  更有的人,发下心愿要普渡众生,可当危难来临的时候,却抛下众生,独自一个人逃走……

  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似乎生来就是说给别人听的,到了紧要的关头,却什么都可以不顾。

  而眼前这个臭道士,面对这株足以让所有修真者垂涎三尺的神物,却依然记得自己的梦想!

  难道在他心中,那个所谓人人如龙的梦想,竟比长生大道还要重要吗?

  钱珏看着颜劫坚定的双眼,一时竟有些痴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柳如烟见此情景,越发大惑不解。

  柳如烟明白,颜劫这些日子里豁出性命地保护临山城,绝不是出于利益,这一点让她很是钦佩。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面对明明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也能毅然舍弃!

  难道,公子是与天下的好东西过不去吗?

  无怪柳如烟会作出这样的判断,实在是颜劫的选择远远超出了她的认知。

  要知道,自古以来,“弱肉强食”就是修真界的天然法则。

  地火冰莲本是无主之物,惟有能者居之,这本来就是自然之理。颜劫既然正大光明地击败了齐越,那地火冰莲就自然归属于他,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可辩驳的。

  这件事情,无论是由谁来评判,都会把地火冰莲的所有权判归颜劫所有,这简直就是天理,根本就是无可争议的!

  颜劫这样的举动,简直就等于把自己的东西赠送给别人,而且送出的还是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的东西!

  柳如烟刚才隐隐听到颜劫说“险些被夺了心志”,可那又怎么样?有谁会放着这么大的利益不要,就因为不愿被夺了心志?

  这不是傻吗!

  在场的人中,最意外的要属齐越了。

  当颜劫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推辞。

  在他看来,颜劫这分明是在试探他,这小子已经不仅掌握了四象法阵,还修炼了真武炼体术,真实实力远远胜过自己。或许颜劫是临时反悔,不想再把冰莲的碧藕交给自己,这才故意出言试探,一旦自己答应,这小子就可以趁机下毒手!

  齐越自以为参透了颜劫的心思,连忙推辞道:“小兄弟,你不必再多说了!那冰莲的碧藕,我不要了……”

  “这怎么能行,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颜劫摇了摇头,说道。

  齐越连忙摆手说道:“不不不……正所谓「天生神物,惟有能者居之」。论修为论德行,小兄弟都远胜于我,这冰莲,本来就应该是小兄弟你的,我不过是暂时替你照看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你这番话可就是违心之言了……”颜劫仍是摇头,说道:“论修为,你是筑基,我是炼气,差距不可以道理计;论德行,你在此照看冰莲已有百年,我不过横插一杠,就要将其据为己有,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多高明……”

  这小子居然还在试探,分明是想要杀人灭口!

  齐越的额头已经隐隐冒汗了,颜劫的这番话落入他的耳中,句句都是诛心之言呐!

  他绞尽脑汁说道:“小兄弟,这冰莲本来就是无主之物,谈不上是谁的东西。我不过是偶然出现在这里,因此便早一步接触到而已。其实,此物与你有缘,由你拿去,那是天经地义的……”

  与我有缘?颜劫面露古怪之色,心下暗想:这齐越变成了灵体,做起带来也拖拖拉拉的,一点也不干脆。

  他有些不耐烦了,便说道:“这冰莲明明是你先发现的,怎么就成了与我有缘了?再说了,我此时已经不需要它了,你只管拿去便是,啰里啰噎地做什么?”

  这小子分明是在故意刁难,他不愿背上掠夺之名,竟要自己为他找借口,实在是太无耻了!

  齐越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颜劫会把这冰莲拱手相让,他怎么看都觉得颜劫这是笑里藏刀。

  只是,如今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啊!

  颜劫这小子在对抗寒流的时候,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修为竟飞一般的上涨,居然硬是从炼气四层提升到了炼气八层。如今这小子法力充裕,怎么看都是稳操胜券。

  而自己,不仅在之前的对阵中受到重创,后来更是连续受到冰莲的寒气与玄武阵法的阴冷法力的侵蚀,以至于现在连灵体都有些不稳。

  如果两人在这个时候交手,颜劫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给灭了。

  在齐越看来,这小子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实在是受困于神魂之誓,不愿违背誓言,影响未来的修炼前途。

  因此,齐越打定主意,无论这小子如何劝说,自己就是不松口,绝不给这小子留下动手的把柄。

  颜劫看到这一幕,心里只觉得可悲。

  修真界奉行了数百万年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思想竟已深入时人的骨髓。如此根深蒂固的影响,也就难怪这数百万年来,修真界始终停滞不前了。

  二人一个拼命劝说,一个拼命劝阻,在这株地火冰莲之前,竟是谁也不肯让步,场面滑稽至极。

  柳如烟心思灵巧,一转念便明白了齐越的想法。她虽不明白颜劫为何会作此选择,但二人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实在不是个事儿。她想了想,便说道:“公子,你还是不要再劝了。依妾身之见,公子还须把心里的想法说清楚。否则,齐先生怕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的……”

  钱珏眸如秋水,鼓励地看着颜劫,轻声说道:“臭道士,你只管说,不管别人怎么想,总之……我支持你!不就是一株冰莲吗?舍了就舍了,与你要成就的大业相比,这地火冰莲根本就不值一提!”

  柳如烟惊讶地看着钱珏,实不明白她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有这么大的转变。

  柳如烟转身看向颜劫,心里忍不住嘀咕起来:难道我与他之间竟有这么深的鸿沟,以至于他在想的东西,我甚至都无法理解?

  颜劫得到钱珏的支持,心里一暖,他看向柳如烟,说道:“柳姑娘,你亲自参与过临山城守卫战,那么你且说说,魔君为了这一株地火冰莲,竟要屠灭临山城全城百姓,这么做合理吗?”

  “这……”柳如烟不明白颜劫为何有此一问,一时竟有些犹豫起来。

  她转念一想,心知颜劫接下来便要说出自己的理由,又有些期待起来。

  她想了想,便答道:“魔君的为人阴鸷歹毒,乃是邪魔外道,他所做的事,自然是不合理的!”

  “好!”颜劫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我再问你,齐越在此守候百年,这株冰莲能够长成,少不了他的心血。我却在开花结果的时候,压制齐越,而把冰莲占为己有。这样做,能算是合理吗?”

  柳如烟迟疑了,她打心眼里觉得颜劫理应占有这朵地火冰莲,可颜劫所说的又确是实情。如果她自己辛辛苦苦栽培了一株灵药,却在成熟的时候被人夺走,心里自然也是不甘的。

  可是,在修真界,谁会去管这一切合理不合理呢?只要于修行有利,那就去做,何必讲究这么多呢?

  柳如烟忍不住答道:“弱肉强食,修真界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啊!”

  “不错,修真界自古如此,可这不代表它就是合理的!”颜劫叹了口气,仰天叹道:“如果我今日占了这株冰莲,那便免不了会担心齐越的报复。就算我自恃实力高强,也免不了要担心齐越会把消息泄露出去。事实上,就在刚才,我甚至已经在想着斩草除根的事情了……如果我刚才真的那样做了,那,这世上就不会再有你熟悉的这个颜劫了……这株冰莲固然可贵,可如果为了它而淹没了自己的心志,那我宁肯不要!”

  颜劫一番推演,听得柳如烟惊心动魄,她终于明白了颜劫所谓的“心志被夺”是什么意思。

  然而,颜劫这番话说起来容易,可这个世上又有谁会真的去做?

  有谁会为一个虚无飘渺的信念,放弃眼前唾手可得,同时也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呢?

  柳如烟看着颜劫,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好。

  她想要劝说颜劫接受这株冰莲,可又害怕颜劫接受这株冰莲。

  地火冰莲,就这么静静地开放在冰层当中,依然放射出七彩的光芒,却再也不能让柳如烟目眩神迷了。

  此时的她,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公子,妾身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鹿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修真博士,修真博士最新章节,修真博士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