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博士 第一章 遭雷劈的道士

小说:修真博士 作者:神游居士 更新时间:2018-09-29 23:22:09 源网站:笔趣岛
  青阳山位于琼州以东,此地临近大海,土地盐碱不宜耕种,因此方圆百里少有人烟,仅有山民居住。

  青阳山南侧有条小河蜿蜒而下,河畔是一村落,以山为名,叫青阳村。

  由于这里环境恶劣,不时有海中妖兽上岸吃人,因此青阳村人丁稀少,始终在十几户的规模。

  不过,情况在十年前发生了变化。

  一个邋遢老道带着一个稚嫩的孩童,从南边款款而来。这老道士十分热情,半月光景就与村民打成一片。老道在青阳山顶搭了个茅屋,就这么与那小童住了下来。

  说来也奇,自从师徒二人来了之后,海中的妖兽竟再也没有出现过。

  山人迷信,都觉得是老道的神通,因而称其为老神仙。众人运石垒土,在山上建起一座庙,将这一老一少供奉起来。

  然而,自从这庙宇建起来的那一天,又一桩怪事出现了:青阳山顶隔三差五便会有天雷轰下,声势惊人。有时甚至能劈碎山上的巨石,把村里人唬个半死。

  一些心思灵活的村民还发现,这天雷竟像是掐着日子降下的:每逢初一、十五便要来上一遭,比黄历还准!

  这件事让村民们对老道士越发敬畏起来,供奉也更加勤快了。

  “村长,今天是初二,咱们该去上供了!”一个年轻人背着一袋花生,向蹲在村口抽旱烟的村长说道。

  “还用你说?昨天中午那道霹雳,差点没把老子吓死!”村长是个模样精明的中年大叔,提起昨天的霹雳时,他还有些后怕:昨天他正抱着孩子晒太阳,只听“喀嚓”一声惊雷在他头顶炸响,那动静就像在耳边放了个大炮仗,吓得他险些把孩子都扔了。

  村长一边站起身,一边小声地嘟囔道:“这雷越来越邪乎了,大晴天也能打霹雳,真不知老神仙在干啥……三娃子,这个月可是轮到你们家了,粮食备好了吗?”

  “早就备好咧!”三娃子淳朴地笑了笑,说道:“昨天新起的花生,我娘都没舍得吃,非要我先送给老神仙尝尝!”

  “嗯,这是应该的。去年要不是老神仙出手,你娘可就没了!救命之恩,怎么报答也不为过。”

  “谁说不是呢!真是多亏了老神仙!”三娃点头称是,他的母亲腿脚不好,卧床多年,身体也越来越衰弱。去年眼看都快不行了,是老神仙出手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如今她老人家不仅身体恢复,腿脚也灵活了,村里的人谁见了都说是奇迹!

  “走吧,上山去!”村长嗑了嗑手里的烟袋,招呼三娃道。

  “好嘞!”三娃子背起花生赶了上去,一边走一边对村长说道:“对了,村长。李四和他爹昨天在青阳河里猎到一头老龟,那龟模样怪得很,谁都没见过。他们父子两个正商量着,准备送去让老神仙看看呢!”

  “哦?有这种事?神龟出世,这可是大大的吉兆啊!”村长立刻来了兴趣,抄起窗台上的烟杆就往山上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走,我们跟着看看去!”

  三娃见状,也赶紧背着一麻袋花生跟了上去。

  ……

  青阳观建于青阳山顶,是老道士师徒居住的地方。

  这师徒二人常年在山上清修,很少下山。老道平时也没什么娱乐活动,闲下来的时候就教教徒弟,养养鸡。

  别看这些鸡又瘦又呆,它们可是被村民们敬若神明。

  这些鸡平时没事的时候,一只只没精打采,当初三娃还曾嘲笑它们是病鸡。可去年夏天,这些“病鸡”突然来了精神,发疯一般冲进三娃家,在东墙根下又啄又刨,硬是从土里刨出一只三尺长的蜈蚣来!

  三娃记得清楚,那蜈蚣浑身通红,狰狞无比。在十几只鸡的围攻下依然凶悍,一连咬死了六只鸡,才被鸡群啄死。

  后来,老道士和徒弟走了过来,将蜈蚣尸体捣碎,取出一部分和草药一起煎了,喂给三娃娘喝。没想到这药神效得很,三娃的娘已经多日水米不进,眼看就要咽气。谁知喝了这蜈蚣煎的药后,当天就能说话,没半个月竟下床走动了!

  自那以后,三娃每次见到老道士养的鸡,都要规规矩矩地给它们打个躬,再也不敢怠慢。

  三娃和村长走了大约一个时辰,便远远看见青阳观了。这青阳观修建的时候,三娃也是出了力的。材料用的是青阳山随处可见的石材,虽没有飞檐走壁,但也气派得很。

  “村长你看,李四和他爹都已经到了,咱们赶紧过去瞅瞅!”三娃眼尖,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李四父子的身影,他对那老龟可是好奇得很,可着劲儿地催促着。

  “催什么,我这不正赶着呢么!你这娃怎么就这么急性,一路上催了我十几次,耳朵都要被你磨出茧子来了!”村长g正教训得起劲,忽然撇见青阳观里走出了一个老道,须发皆白,衣着邋遢,惹眼得很。他连忙加快脚步,把三娃都甩到后面,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三娃你快着点,老神仙出来了!”

  三娃郁闷地翻了个白眼,紧了紧背上的花生跟了上去。

  村长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果然看到了那只老龟。

  这老龟有些岁数了,龟背斑驳,花纹也看不清楚。老道士手中拿着一把刷子,正在清理龟背上的苔藓。

  “咦,村长你看!那乌龟的壳儿怎么是奶白色的?看起来像块玉一样?我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长成这样的乌龟呢?”三娃放下花生,指着乌龟的背壳对村长说道。

  “你个娃懂啥?这青阳山上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了去,你样样都能见过?别的不说,你们家墙底下藏了那么大的蜈蚣,你就不知道!”村长咂了口烟,一边觑着老道士的脸色,一边在心里琢磨:这乌龟长成这样,太也奇怪了,兴许跟那蜈蚣一样,也是个妖孽!

  谁知老道士清理完龟背上的苔藓,仔细检查了一下龟背的纹路,忽然大喜过望,连连惊呼:“神物,神物啊!”

  他一把扔掉手中的刷子,搓着手说道:“想不到,这名不见经传的青阳山里,居然栖有如此神物!我那徒儿总算是有救了……”

  “神物”两字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村长更是好奇,连烟都顾不上抽,说道:“老神仙,你说这龟是神物,能不能给大伙说道说道?”

  老道士拈须笑道:“此龟名为玉龟,乃八大名龟之一。龟背成玉白色,纹路如丝,形似玄武。《异物志》记载:此龟每五百岁便遇一劫,每渡一劫便可修成一种神通。今年正是这玉龟第二次渡劫,没想到正落到李四的手上!”

  “我的亲娘唉!照这么说,它活了有一千岁了!”村长咂了咂舌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老神仙,你刚才说这龟每过五百岁便有一种神通。它已经一千岁了,该有神通在身呀!怎么那么轻易就被我给捉住了?”李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捉这老龟的时候毫不费力,哪有什么神通啊?

  老道士仍是低头端详着地上的玉龟,说道:“天生神物,必有气机感应。你们若是不信,不妨看看我养的这些鸡!”

  众人闻言连忙四处看去,却见老道士所养的鸡都缩在墙角,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个个瑟瑟发抖。

  老道士解释道:“《驱禽驭兽经》有云,’呆若木鸡者,悍不畏死’。我所养的这些鸡,精神内敛,神识暗藏,寻常妖物根本不能撼动。如今被吓成这个样子,可见这玉龟的凶厉之处!”

  众人都曾见过这些鸡大战蜈蚣,那场面血腥凶悍,想想都令人动容。如今连它们都怕成这样,这老龟岂不是比那蜈蚣还要可怕?

  想到这,众人纷纷退后,生怕这老龟发狠伤人。

  老道士见状摇头轻笑道:“你们不必担心。这玉龟正在应劫,一身神通百不存一,没有三五年光景是无法恢复的。否则,李四岂能捉得了它?”

  听了老道士的解释,众人这才放下心来,不过面对玉龟时仍是小心翼翼。

  村长是个心思活络的人,一听说这老龟是神物,他就起了心思。他在青阳观的门旁磕了磕烟袋,意味深长地说道:“老神仙,既然这玉龟是神物而不是妖物,那它肯定能给人带来天大的好处。这么好的东西,您说得卖多少钱?”

  老道士呵呵一笑,明白了村长的意思。若是十年前,老道士根本不会废话,直接就出手拿下了。在修真界,天材地宝向来都是能者居之,这些山民能奈他何?

  然而,数年前的那次大劫,令老道摒弃贪欲,毅然离开了修真界,他的性格也在与凡人相处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温和,不再有恃强凌弱的念头了。

  “村长是个聪明人,不过,这玉龟的价值可不是用钱能够衡量的!”

  老道士挥一挥手,指着山下的青阳村,对村长说道:“这玉龟落入凡人手里,非但无用,反而有害。而且时日越久,害处越大,严重者甚至有性命之忧。《异物志》记载,「得玉龟而不得其法,延祸入门也」。相反,若是它落入修士的手里,则有莫大的用处。别的不说,若以这玉龟为阵眼,在青阳山摆一个风水局,便可保青阳村三百年不受妖兽骚扰。若是在布阵之时用些仙家手段,令这青阳山风调雨顺也是寻常之事,不足道哉!”

  什么!这龟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所有人都震惊了。

  三百年的风调雨顺啊,这可是青阳村所有村民都梦寐以求的事!青阳山虽然看起来郁郁葱葱,生机旺盛,可偏偏庄稼种不起来。村民们无法可想,不得不出去采集狩猎。可这青阳山中妖兽横行,狩猎采集风险极大,几乎每年都有被妖兽所伤的人。现在还算好的,早些年老神仙师徒没来的时候,有些妖兽甚至会到村子里吃人,那种心惊胆战的日子,回想起来真是惨不忍睹。

  如果真能让青阳村三百年里五谷丰登,那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了!

  村长两眼放光,一把抓住老道士油腻的衣襟,激动地问道:“老神仙您会……会布风水局吗?”

  老道士慨叹一声,说道:“可惜啊,贫道并未精研风水阵法之学……”

  “唉……”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破灭,这比没有希望更让人难受。

  难道这就是天意吗?

  村长忍不住叹了口气,却无意间瞥到老道士的神色。老道士脸上毫无惋惜之色,嘴角甚至流露出一丝微笑,分明是成竹在胸。

  村长是个心思活络的人,见此情景心里顿时又升起了希望,他连忙打躬作揖,对老道士说道:“青阳村的未来,都寄托在老神仙身上。请老神仙指教啊!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们青阳村都愿意!”

  老道士伸手扶起村长,说道:“贫道刚才已经说过了,风水阵法之学,非我所长。不过,小徒自小就对阵法之道感兴趣,而且天资聪颖,进境极快。这些年来,他日夜苦修,阵法方面的造诣远胜于我。此事若由他来做,定然是手到擒来!”

  “那还等什么,我立刻去请他!”三娃与老道士的徒弟关系最好,连忙就要进去找人。

  “且慢!”老道士连忙叫住三娃,面露难色,说道:“只怕有一桩难处……”

  “有什么难处?哎呀,老神仙你就别再吞吞吐吐的了,有什么话一气儿说完行不?”村长实在是急了,忍不住埋怨起来。

  “呵呵,村长不要介意,贫道这不正要说嘛!”老道士仍是不紧不慢,说道:“小徒自幼年遭劫,体质特异为天地所不容。每逢初一、十五便要遭受雷劫,若是挺不过去,便要灰飞烟灭!”

  “什么?”

  村民们又一次震惊了:原来青阳山每月初一、十五打雷,都是在劈你徒弟?而且一劈就是十几年……这也太惨了吧!

  “老神仙,你说那玉龟是神物,也不过千年挨一次天劫。你徒弟半个月就要来一次,难道他比玉龟还厉害?”

  老道士叹了口气,悠悠地说道:“这当中的缘由错综复杂,还得从十五年前讲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鹿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修真博士,修真博士最新章节,修真博士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