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狮一个人走到沈啸所在小区的门口,心里还是一阵不解,想不通沈啸今天的行为为什么这么奇怪。

  “难道他有什么阴谋不成?”

  心里想着,赤狮刚想拦辆车离开这里,突然,身后一人叫住了他,赤狮急忙回过头去看,发现来人正是墨龙。

  “墨龙?你怎么还没走?”

  听着赤狮的话,墨龙精确的捕捉到了他的表情变化,他眉头一皱,反问道:“你看见我后好像很惊讶的样子,老狮子,你在搞什么名堂?”

  听着墨龙这样说,赤狮更是大为不解,道:“搞名堂?我能搞什么名堂!你什么意思啊?”

  “哼,演的倒挺像。我来问你,之前我们在沈啸手里的时候,你一心求死所为何事?”

  听着墨龙竟然也说起了这件事,赤狮明显有些不耐烦,摆了摆手说道:“那都不重要了,总之现在我俩死里逃生,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回去?哼哼,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哪都别想去!”

  说着,墨龙眼神一冷,道:“你当时就是担心吴越犹豫不决,沈啸会对他起疑,是不是?哼,老狮子啊老狮子,多么好的一个离间二人的机会,你竟然不要,还继续帮着吴越那狼崽子,你的心究竟是在吴越那个义子身上,还是天寿堂?”

  赤狮反驳道:“你特么的别胡说!老子对天寿堂的忠心你难道会不知道?”

  “哼哼,以前我很清楚,现在,我有些不明白了。”

  说着,墨龙话锋一转,道:“好,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你忠于天寿堂,那我问你,沈啸和你说了些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

  “什么都没说?哈哈,老狮子啊老狮子,你两个人在屋里待了两个多小时,你跟我说他什么都没说,你当我是三岁小儿吗!哼,你究竟要隐瞒什么,还不快实话实说了!”

  赤狮一阵无奈,摇了摇头,说道:“他真的什么也没讲,这两个小时他一直在闭目养神,我真的没有骗你墨龙。”

  一听这话,墨龙更是不信,道:“老狮子啊老狮子,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不信?闭目养神了两个小时,还和你一起?哼,赤狮!你口口声声说忠于天寿堂,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已经背叛天寿堂,成为龙门的一员了呢!”

  “墨龙,你别胡说八道!我赤狮在天寿堂这么多年了,你看我像是那种畏惧强权,贪图荣华的人吗!我怎么会背叛天寿堂!”

  墨龙冷哼道:“你赤狮自然不是那种人。但是,你为了徒弟能直接求死,现在你的好徒弟既然进了龙门,你也跟着进了,很合理啊。”

  听着墨龙的话,赤狮冷哼道:“我不与你理论,咱们还是赶快回天寿堂吧,到时候,一切都由堂主发落,这样可以吗?”

  “回去?回去让你再和沈啸里应外合吗?反正你师徒二人就擅长这个,是不是啊赤狮?哼,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了,你哪里都别想去!”

  说着,墨龙脚一点地凌空跃起,对着赤狮一记高抬脚落去。

  赤狮没想到墨龙说着说着竟然真动手了,他一时躲避不及,直接架起了双臂挡住了墨龙这一脚。

  墨龙一脚被挡后,身体一转,另一只脚踢出,正中赤狮的胸口,将他踢的倒退而去。

  站稳脚跟后,赤狮看了一眼墨龙,怒喝道:“墨龙!你疯了吗!”

  “你快闭嘴吧,我真是瞎了眼,竟然看中了你们师徒二人这种没信用的东西,哼,今天我就先拿你开刀,然后再去取你徒弟的命!”

  说着,墨龙一个箭步欺身而上,看上去又要抢攻了。

  赤狮看着他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心知墨龙已经彻底误会自己了,他再怎么说也是无用。

  看着墨龙一掌打来,掌间黑蓝色气劲十分之猛烈,赤狮知道他是用上了墨蚕冰掌,不敢掉以轻心,他身体往左一挪,右手一把扣住了墨龙的手,跟着左爪一出,一招攻向墨龙的脑袋。

  墨龙看着赤狮的动作,另一只手急忙挡在脑袋旁,和他对了一掌后。

  “你已经中了我的墨蚕冰掌,还抵抗什么?哼,束手就擒吧!”

  赤狮看了一眼手心慢慢变黑的情况,心里暗叫一声不妙,看着墨龙一掌打来,他急忙运起内力,大吼了一声。

  这一招狮子吼赤狮蓄力时间并不长,所以威力一般,只是将墨龙震退而已,倒并未见有什么伤势。

  当墨龙听着吼声结束了,用力的甩了一下脑袋后,再抬起头看时,就发现赤狮已经不见了。

  “哼,这里是龙门的地盘,不能和他太过追究了,还是先走吧。”

  墨龙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冷哼了一声就走了。而等他走了后,一个身影突然冒了出来。

  这个人,正是吴越,他回到小区后,对着沈啸说道:“啸哥,果然不出你所料,墨龙和赤狮刚刚交了手,而后赤狮遁走,墨龙也离开了。”

  听着吴越的话,坐在沙发上的沈啸神秘的一笑,道:“哼哼,我让你聪明,这次,就让你聪明反被聪明误。”

  沈啸看着吴越又说道:“吴越,立刻致电岳林,告诉他,墨龙已经加入了龙门,去天寿堂做了卧底,以后龙门的人再见到墨龙,不许伤他。”

  听着沈啸的话,吴越一愣,道:“这,这什么时候的事啊啸哥,我怎么不知道?”

  沈啸轻笑了一声,道:“就是今天的事啊,哈哈,好了,你先通知岳林吧,记住,一定要让他现在就通知到所有龙门的人。”

  听着沈啸莫名其妙的话,吴越只好点了点头,然后跟岳林通起了电话。

  另一处地方,一栋别墅里,一个青年男子正接听着电话,当他听完对方所说的消息时,面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你所说的都是真的?没有搞错吧,怎么可能!墨龙可是天寿堂王樽的大舅子,他怎么会背叛了天寿堂跟了沈啸?”

  “老板,千真万确,现在整个龙门都已经传开了,说以后再见墨龙绝对不能出手,他已经是我们的卧底了。”

  听着他的话,青年男子眉头微皱,还是有些不信。

  听他二人所说之事,赫然就是墨龙加入龙门的消息。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龙门一向纪律严明,不应该有消息外泄这种事啊。

  青年男子想了一下,说道:“哎,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啊。好了,我知道了,挂了吧,你自己小心点。”

  “是,老板。”

  说着,那人就挂了电话。

  这个青年男子一个人坐在卧室里轻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这时,司机急忙走过来问道:“老板,去哪儿?”

  “天寿堂。”

  与此同时,墨龙终于回到了天寿堂。进到王家别墅后,他急忙找人通报,说自己有要事要和王樽汇报。

  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等了一会儿后,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墨龙一看来人正是王樽,他急忙说道:“堂主,我回来了!”

  听着墨龙的话,王樽一时感慨万千,好像又想起了王林的事,他走上前去拍了拍墨龙的肩膀,道:“是我部署的不当,害了叔父,也害了你们。”

  墨龙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操之过急,一心只想杀了程皓,却没有打探清楚他的真实实力,还害死了王老爷子,这些都是墨龙的罪啊。”

  王樽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这些都过去了,就别再说了。对了,你们怎么回来的,是那沈啸放了你们吗?还有啊,怎么不见赤狮呢?”

  听着王樽说起这件事,墨龙叹了口气,道:“哎,用人不当啊。堂主,我们是让那吴越给出卖了,这小子跟我们有仇,一直待在天寿堂就是给沈啸当卧底呢。我们确实是沈啸放的,而且他还让我跟堂主捎句话,说凭咱们自己的力量已经对付不了龙门了,咱们要真想和他一战,就必须要和黑鳄联手。”

  听着墨龙的话,王樽点了点头,说道:“嗯,那你是什么意见?”

  “堂主,这里面绝对有诈啊!沈啸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告诉我们这种事?所以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黑鳄的赵旭已经和沈啸联手了,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里应外合,将我们天寿堂给灭了!堂主,那个赵旭绝对信不得啊。”

  听着墨龙的话,王樽点了点头,但他没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而是又问道:“赤狮呢,他去哪儿了?”

  听着王樽又问起了这个,墨龙先是一愣,然后说道:“赤狮心系吴越安危,也已经归降龙门。本来他是要和我一起回来的,但我担心他们有什么阴谋,就把他打发走了。堂主,虽说眼下我们的情况不比从前了,但这种暗雷,一样留不得啊。”

  听着墨龙的话,王樽不知为何,竟然突然笑了起来,道:“墨龙啊,你是不是有些累了,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听着王樽的话,墨龙有些傻眼了,他感觉气氛有些不寻常,王樽难道想杀自己?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鹿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逍遥兵王在都市,逍遥兵王在都市最新章节,逍遥兵王在都市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