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铁塔,一个高达三百三十三米的建筑,曾经是岛国最高的建筑。

  而在它的上部,有一个玻璃展台,站在那里可以俯瞰整个东京。

  此时,在人群中,有那么一个女人,看上去好像非常悠闲,她明明已经年近半百,但因为保养得还不错,所以看着就像三十多岁的职场白领。

  她身上的气场,让附近的人都隐隐感到压抑。这是一种主宰者才有的气质,现在却出现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今天她来这里,是因为工作的事有些烦闷,所以想着来散散心。

  站在上百米的高空,看着身下的大都市,她脸上浮现出一种神秘的笑容。

  有些从旁边经过的人,看着她都会停足注目一会。女人身上的气质与众不同,不似平常那些,或娇柔,或妩媚,或精明,或干练,她身上是一种王者才有的霸气!

  看了一会儿风景,女人见天色已经不早了,就想着是不是该走了。

  但就在这时,她突然现玻璃展台上的人,好像在快的减少,而剩下的人,看上去又都不太对劲。

  “来了?”

  女人皱了皱眉头,又走到了另一个位置,看起了风景。

  女人明明已经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头,但她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甚至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时间不大,从下面上来两个人,他们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然后一个比较年长的人挥了挥手。

  看到这个手势,那些在附近看风景的“普通民众”急忙凑了过去。

  “她一个人来的?”

  “是,没带任何保镖上来,都在楼下等着呢。”

  闻言,年长的这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脸去,看了看身旁的年轻人,说道:“火药味这么浓,势头这么明显,她怎么会看不出来?要是换了别人也就算了,可是她怎么可能,我们要不要再等等?”

  年轻人听着他的话,沉吟片刻,这才说道:“不能再等了,好不容易支开了她身边的保镖,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哪怕是个陷阱,她至少还有引我们上钩的诱饵,何况在这么高的地方,她能设下什么陷阱?难道要把东京塔撞倒吗?”

  说着,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然后朝那个女人走了过去。那个年长一些的人看着他的动作,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跟着过去了。

  女人正眺望着远处的风景,这时,她突然收回目光,转头看向了那两个朝她走来的人。

  只这一眼,就把那个年轻人看的呆立当场。那是一种气魄上的压制,也是一种上位者对下面人搞小动作的不屑,总之,看得他十分的难受。

  “怎么回事,刚才她看过来的时候,我怎么有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就好像我在她面前无所遁形,什么心思也藏不住。不行!我需要冷静一下。”

  想到这里,年轻男子突然停下了脚步,伸手拦住了那个年长的人,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个女人,闭了闭眼,好像是在应对空气里弥漫着的那种强大气场。

  女人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轻笑一声就转过头去了。

  在她眼里,这个孩子自始至终都不如他的父亲那样不好对付,所以她从两人一上来的时候,就没有表现得太过担心。

  “奇怪啊,那个老狐狸没来吗?”

  女人心里想着,又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过了好半天,那个年轻人终于冷静了下来,他冲着年长的那人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朝着女人走过去。

  女人很快就察觉到了那两个人正走向自己,她轻笑一声,侧身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见他已经重新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女人这才不徐不疾的转过身来,面向他们。

  走到近处后,那个年轻人冲着女人严肃的点了点头,道:“金总,久违了。”

  听着年轻人的话,女人看了他一眼,轻笑着说道:“你就是林翰吧,嗯,倒是和我的大儿子有几分相像,不过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真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不过我看你的气势好像有些不足,估计是平时不怎么掌权吧。”

  听着女人的话,那个年轻人先是一愣,然后就想到他们家里的事,多半都是父亲直接做主安排的,他基本上没号过施令。

  女人说完了话后,又看向那个年长一点的男子,说道:“平时多给孩子们一些机会和权力,这样才能磨练出他们的利爪和尖牙,需知温室之内是养不出能顶过寒冬的腊梅的。”

  “多谢金总指教,林耀记住了。”

  没错,这一老一少两人,正是林家的林耀和林翰。

  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周围,见林家只来了林耀和林翰两人,那个女人眉头一皱。

  “怎么就只有你们两个来了?唉,林家主真是托大了,他尚且应付不了我,更何况是你们了。”

  听着女人的话,林耀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危机感,而林翰却浑然不知。

  “金总,我们追了您这么久,其实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请您到我们林家小叙一下,不知金总意下如何?您是华海的风云人物,女中豪杰,将九鼎管理的蒸蒸日上,真是厉害啊,所以我想向金总请教一二。”

  听着林翰的话,那女人摇了摇头,道:“你说的这些都不是我的成就,我最骄傲的是,我养出了四个好孩子,他们一个比一个优秀,尤其是我的大儿子和二儿子,他们都是腾飞万里的真龙,是你们只能仰望的存在。”

  说到底还是女人,最引以为傲的还是她的孩子,不管在外面多么风光,拿掉九鼎董事长的身份,她只是个贤妻良母。

  林翰听着她的话,不知想到了谁,一副愤怒的样子,双手悄然握紧了,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没错,你是养出了几个好孩子,的确很好,已经好到快把我们林家给搞垮了。”

  女人笑了笑说道:“知耻近乎勇,你能正视自己和他们的差距,这就算是进步了一些。以后你再以他们为目标努力追赶,当你越他们的时候,孩子,你会有一种成就感。”

  林翰冷哼一声:“那些都是后话了,不过多谢金总的指教,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请金总跟我们走吧。”

  女人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还不能走。因为我刚接到消息,有一个很重要的人正赶过来,我得在这里等他。”

  “一个很重要的人?”

  林翰和林耀十分不解,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忧虑。

  “金总还是痛快的跟我们走吧,要是让我们亲自动手,那说不定还会伤到您。”

  听着林翰的话,女人看了他一眼,又摇了摇头,道:“我和我的儿子有十年没见面了,这次他要来看我,我不能让他找不到,我必须在这里等他,对不起了,我并不打算去你们家里做客。”

  听着女人的话,林翰和林耀面面相觊,最后林翰眼睛一亮,说道:“十年未见的儿子?正赶过来?你是说沈啸在来这里的路上?不好!快走,我们中埋伏了!”

  想明白女人的意思后,林翰急忙大喊了一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也不知从哪突然跳进来一批黑衣蒙面人,他们手中拿着枪,几乎以迅雷之消灭了林家的打手。

  同时,他们迅将女人护在身后,手里架着枪,看着面前的林翰和林耀。

  见此情形,林翰和林耀一阵懊恼,这才明白过来,这次的事情果然有诈。

  那个女人看着两人的表情,轻笑一声说道:“林家的孩子,记住阿姨给你讲的话,以后你的进步空间还很大呢,毕竟你人是不错的,就是没掌握过权力,所以少了点上位者的气势。”

  听着她的话,林翰冷哼一声,说道:“事已至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一听这话,女人又笑了一声,道:“哎呀好了,我们九鼎是正经买卖,我也是个正经商人,不会对付你们的,不过我今天确实有约了,所以就不去你们家做客了,改天吧,等哪天有空了,我们一家人都会去的。”

  说着,女人就下了逐客令,让林翰和林耀走了。

  两人都很不解,想不通女人为什么不拿下他们,当然了,不解归不解,该走还是要走的,两人各自点了点头,就走了。

  看着他们走了,女人淡淡的一笑,道:“我们也走吧,大鱼也快上钩了。”

  说着,女人就要走,而就在这时,倒在地上的林家打手里,突然站起来一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女人身前,双掌连出,将女人身边的护卫全数击倒,接着一只手抓向女人的脖子。

  “金总还是随我们回去吧!”

  眼看着女人就要被这个突然难的人给抓住了,打外面又跳进来一个人,以闪电之冲到了女人面前,伸手将她护在身后,同时一脚踢出,对上了那人的手。

  “拿开你的脏爪子!离我妈远一点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鹿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逍遥兵王在都市,逍遥兵王在都市最新章节,逍遥兵王在都市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