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阳带着沈啸去找袖里花,等到了地方,才发现这好像是一处民宅,而且看上去很奢华。

  金阳站在门口,大声喊了几句日语,沈啸也听不懂,急忙把王远叫过来,让他给翻译翻译。

  “啸哥,他在叫袖里花来开门。”

  听到王远这样说,沈啸点了点头。

  等了一会儿,里面竟然走出来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看上去美艳大方,颇有些姿色。

  这时候,金阳叽里咕噜的跟她说了几句,那个女人低头鞠躬,回了一句后,金阳就进去了。

  沈啸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对墨扬他们使了个眼色,然后就跟着金阳进去了。

  进去之后,沈啸突然抓住金阳,问道:“袖里花就在里面?”

  金阳被沈啸抓住后,先是一惊,支支吾吾的回道:“啊?是,是的,他就在里面。”

  听着金阳的语气,沈啸眼睛一眯,问道:“你在紧张什么?”

  沈啸话刚说完,金阳突然一掌打出,速度之快,令人措不及防。

  “你找死!”

  沈啸没想到金阳到了这里还有反抗之心,他急忙后退一步,躲开了金阳的攻击。

  金阳一掌击退沈啸后,纵身一跃,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见金阳跑了,沈啸脸色异常阴沉,道:“王远,你去问问那个女人,里面到底是谁?”

  王远点了点头,走过去一把抓住那个女人,用日语和她交流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王远才走到沈啸面前说道:“啸哥,她说里边的人就是袖里花,而且这个房子只有一个门,他们应该都在里面。”

  沈啸看了一眼那个女人,问道:“她是什么人?”

  王远一怔:“啸哥,您忘了,袖里花的绰号是怎么来的?”

  沈啸恍然大悟,然后说道:“嗯,好了,现在我来安排一下任务。王远,你和姚重留在这里守住大门,记得看住那个女人,我们不出来,不许让她走。”

  “墨扬,等会你和李行跟我强攻进去,我打头阵,你殿后,李行走中间,就这样,开始行动吧。”

  说完,沈啸起身就朝房间里走去,他运起般若心经十成功力,在周身凝聚了一圈护身劲,一副万分警惕的样子。

  李行的手一直放在腰间,随时准备拔出飞刀迎敌。

  墨扬则祭出天蚕寒掌,做好了全范围攻击的架势。

  三人准备就绪后,沈啸在房门前停了下来,冲着墨扬和李行打了个手势。

  两人都点了点头,沈啸这才一脚将房门踢开。

  房门被踢开的同时,里面当即飞出六七枚飞镖,冲着沈啸的身体打来。

  飞镖来势之突然,速度之快都让人始料未及,沈啸在看到飞镖的时候,它们已经来到眼前了。

  然而就在这时,沈啸后面突然飞出六枚飞刀,不偏不倚正好将那些飞镖尽数挡了下来。

  见此一幕,沈啸回头看了一眼李行,冲他微微一笑,算是表达谢意了。

  很显然,刚才那六枚飞刀,就是李行掷出的,在关键时刻,化解了沈啸的危机。

  李行刚想说话,突然脸色一变,大喊道:“啸哥小心!”

  他话音未落,只见房间内突然冲出一个人影,急速扑向沈啸。

  听着李行的喊声,沈啸猛地回头,一掌打在了来人的胸口上。

  “是布娃娃,不好!上当了!”

  沈啸脸色大变,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哀嚎,正是墨扬发出的。

  此时,墨扬被人一脚踢倒在地,有两个人影急匆匆的朝外面跑去了。

  沈啸一个箭步跑到墨扬身边,将他扶起来,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事?”

  墨扬连连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被偷袭了一下,啸哥我看清了,是金阳和一个陌生人,估计他就是袖里花,快追吧!不能让他们跑了!”

  三人冲出来后,沈啸就发现金阳还没跑,正院子里和姚重他们对峙。

  只见王远拿着一把枪,对准了金阳和那个疑似袖里花的人,两人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了。

  看到沈啸走了出来,金阳眼神一冷,一个反扑冲向沈啸,而他身旁的袖里花也咬了咬牙,冲了过去。

  沈啸见两人还要垂死挣扎,不由地冷哼一声,双掌齐出,同时对上了金阳和袖里花。

  一个照面过后,沈啸后退一步,金阳和袖里花也好不到哪去,然而生死关头,他们也顾不得疼不疼了,再次扑向沈啸。

  “二打一?以多欺少?哈哈,我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

  说着,墨扬纵身一跃,跳到了沈啸面前,一掌对着金阳打去。

  金阳只和沈啸交过手,但并不知道墨扬也是个高手,现在见识了他的实力后,明显有些惊讶。

  而沈啸见墨扬一掌将金阳击退后,他就冲着袖里花一掌打去。

  袖里花没和沈啸交过手,自然是不知道沈啸的底细,但他倒是听金阳说了一嘴,所以并不敢掉以轻心。

  沈啸冲到袖里花身前,一掌打出,目标直取他的要害。

  袖里花身体往后一仰,一个后空翻躲开了沈啸的一掌,随后他脚一抬,顺势踢向沈啸的喉咙。

  沈啸冷哼一声,挡住了袖里花的脚,紧接着,他顺势一抓,抓住了袖里花的脚,然后一掌对着他的胸口拍去。

  可就在这时,袖里花突然消失了,这家伙刚才所在的地方还爆出了一阵烟雾。

  “忍术?想不到他还是个忍者,哼,有意思。”

  想到这里,沈啸双手施展说法印,左手在上,右手在下,掌心相对放到了右肋。

  般若禅掌说法印,取意佛祖为众弟子讲说佛法的耐心和佛学渊博,这套掌法基本上全是对拆手法,用来和敌人近身格斗,或者作为全方位的防守反击掌法。

  沈啸准备好后,眼神突然一凝,发现自己头顶正有一个穿着黑色忍者服的人落下,而他正在对自己接连施放小细镖。

  沈啸凝神聚气,在自己身前接连打出数掌,将所有的飞镖尽数拦下。

  等到那人落地后,沈啸马上欺身而上,右手一掌打向他的胸口。

  那人没想到沈啸居然能用双手接下自己的飞镖,震惊之余,就看到沈啸已经冲过来了,他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抬手就是一掌,对上了沈啸。

  事实上,沈啸这一击并没有用上多少的力道,在接触的一刹那,两人都没有被震开。

  沈啸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知道忍者一旦被震退,就有时间再施展别的忍术,那么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贴身近战。

  在僵持了片刻后,沈啸右手一转,上下翻舞,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接着他用力一拉,将那人拉向自己这边。

  那人一只手被沈啸控制住,这才知道自己中计了,他本想快速结印,脱离沈啸的束缚,不料印刚结了一半,沈啸的另一只手就打过来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停止结印,调动全身的力气,一拳对上了沈啸的攻击。

  沈啸这一掌依旧没有用力,一拼之后,两人的手竟然黏在了一起,分不开了。

  趁此机会,沈啸一把握住那人的手腕,将他的两只手都控制住了。

  见自己的双手都被束缚了,那人脸色大变,抬头看了沈啸一眼,这才发现沈啸居然正在对着他笑。

  “嘿嘿,这样你是不是就没法施展忍术了?别人我不知道,反正你的级别肯定做不到,所以,只好委屈你了。”

  说着,沈啸腿一弯,身体离地微微跃起,双脚对着那人的胸口一顿乱踢!

  也不知被踢了多少脚,那人嘴里开始吐血,最后他眼中闪过一丝惧怕,看着沈啸大声喊了一句,可惜沈啸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啸哥,别打了,他说他是袖里花,你要打死了他,工厂的事就没得谈了!”

  听着王远的话,沈啸这才停下了脚上的动作,他狐疑的看了一眼袖里花,双手并没有松开。

  “王远,你去把他的衣服都脱了。”过了一会儿,沈啸莫名其妙的说道。

  听到这话,王远和袖里花同时一愣,两人都非常不解的看着沈啸,不知他什么意思。

  沈啸淡淡的说道:“你既然是个忍者,身上的道具肯定不少吧,不把你扒光了,我怎么敢放开你?哈哈,委屈你了。”

  王远顿时明白了沈啸的用意,他没有再犹豫,上前一把扯开了袖里花的衣服,里面果然掉出了不少道具。

  这一会的功夫,金阳也被墨扬拿下了,沈啸微微一笑,这才松开了袖里花,说道:“你好啊,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啸来自华夏,是龙门门主,今天来找你只为一件事,你名下的那家工厂我要了,开个价吧。

  沈啸说完后,王远赶紧将内容翻译了一遍。

  袖里花皱着眉头,沉吟片刻,叽里咕噜的和王远说了起来。

  “啸哥,他说工厂已经卖了,钱都收了,不能反悔。”

  沈啸冷哼一声:“你跟他讲,我知道他卖给了林家,但是这个厂子我要定了,而且我出的价钱绝对只高不低,让他再考虑考虑。”

  王远点了点头,又把沈啸的话翻译了一遍,袖里花听完后,明显有些茫然,急忙又说了些什么。

  王远听了袖里花的话,先是一愣,然后冲着沈啸说道:“啸哥,他说工厂没有卖给林家。”

  “什么?那卖给谁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鹿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逍遥兵王在都市,逍遥兵王在都市最新章节,逍遥兵王在都市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