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兵王在都市 第七百一十章 香饽饽

小说:逍遥兵王在都市 作者:香蕉不香 更新时间:2018-11-20 23:35:13 源网站:笔趣岛
  听到天空的话后,龙沧海和三女才送了口气.杀神君王毕竟是这方面的专家,如果他确定已经无妨的事情出了意外,那么他们也没有办法了.

  天空眯着眼睛看了龙沧海一眼,转身对着书溪道:“书溪,在接下来的时间你和我一起调查寻找徐老爷子和徐风可能被黑龙藏身的地方.直到让他们回来为止.”

  书溪点点头.心中奇怪着平时天空都是推开他人,自己一个人行动的,可今天又怎么突然让自己跟着了呢?她还没大神经认为实力能足够帮到天空.

  天空扫视了一眼众人后,道:“好了,既然已经安排好了.就各司其职各负所责吧.”说着众人站了起来,来时几人,回去同样也是几人.出了基地后,天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小天,那个龙沧海有问题.虽然和他模样相同,但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众人坐上了车后书老爷子眯着眼睛开口说道.

  “嗯,有十几道气息锁定了书溪.看来龙组对书溪产生了好奇啊.”天空转头看着坐在后方一辆车的书溪说道.龙组碍于徐家和王家的事情或许才没有立刻出手,否则哪怕是龙组也抵抗不住连跳八星的诱惑.这对于龙涎药水的更为重要.

  牺牲一个人,而得到这种连跳星级的方法,龙组绝对干得出来这样的事情.而沙漠中的事情恐怕也会被他们得知.所以天空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把书溪带在身边,不是为了让她帮忙,而是要保护她.谁知道龙组会不会暗中下手,把责任推给黑龙?

  “小天,你把溪儿带在身边也是因为龙组有了狼心?”书老爷子毕竟曾是龙魂的成员之一,哪怕是实力被废,眼力和经验还是摆在那里的.

  天空叹息看着窗外向后急退的风景,这次的事情本就棘手,书溪又被牵扯进来可能有危险.如果一个处理不好,别说是救出徐风了,他们都有可能陷入进退两难那的境地.

  “面对这样的诱惑没人能保持平静,龙组也不例外.而且那个龙沧海是他人装扮的.真正的龙老头恐怕就在暗处看着我们.”天空的话书老爷子也点头赞同,龙沧海是什么身份,龙组的最高指挥官,他们怎么可能说见就见的.此其一.

  其二,天空左一句右一句龙老头他都没有生气,甚至是后来直呼起名,他也只是吹胡子瞪眼,这绝不正常.而且在会议室内天空暗中观察过,他没少看过书溪.就算是他急于从书溪身上研究,也没必要那么猴急.这是一个龙组指挥官应有的神态么?

  众人依言按天空的布置去行事,回到王河的住处后,天空便进了房间开始准备了起来.打开通讯器,联系上了陈星凡:“星凡,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好像和秦家一夜间消失时的一样,没有一点踪影.”

  天空站在窗前,看着远处,道:“嗯,继续监视吧.找到线索就立刻通知我.还有…还有…”

  陈星凡心中倒是有些奇怪,天空和自己说话从来没有这样吱吱唔唔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今天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空咳嗽着掩饰尴尬,道:“我不在那边,夏清麻烦你照顾了.她想吃什么你就给她做.记得给她添些被……”

  “拜托,头儿,夏清姐她不照顾我就不错了.我除了会下泡面外,就只有在山中学会的唯一技能,烤肉.还有,头儿,没想到你还有温柔的一面,嘿嘿.你怎么不直接和夏清姐说啊,是不是不好意思害羞了?那要不要我替你转……”陈星凡终于抓到调笑天空的机会了,哪能轻易地放过.

  “滚蛋,你这臭小子连我也敢调戏了.胆子越来越大了.”天空音量骤然提高八度,掩饰着心虚.沉默了片刻叹息着,他何尝不想,担心的是在夏清逼问下把京华的情况说出来后,她会立刻赶来.

  “嘿嘿,头儿,你心虚了.放心吧,只要夏清姐吃得下去,我天天做饭给她吃.不过回来的时候你给我准备好上好的伤药,夏清姐的拳头可不好挨.”陈星凡嬉笑着回道.大有着慷慨赴死的豪壮.

  “黑龙盗走的东西是能让朵儿暂时苏醒的药剂.”天空转移了话题语气沉重地说道,陈星凡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皱着眉头,叫苦道:“命苦的我,又要玩命了.你都不知道啊头儿,每天应付着雪儿,小心翼翼地看着夏清姐的脸色行事,还要抽出时间教导雪儿,研究智能程序,还要监控京华市,天山……”

  天空摇头笑着,脑中自然浮现出陈星凡求饶的样子,佯怒道:“知足吧你,谁让龙魂只有你一个是这方面的天才.能者多劳.”

  “咚咚咚.”天空的房门被敲响,留下的一句话让陈星凡遍体生寒,“让你大嘴巴把事情告诉了夏清,我回头再给你算账.”

  陈星凡心中咯噔一下,暗中叫苦.他敢不说么,夏清那时逼问的样子坚持是媲美食肉动物了.现在天空又要找他算账,这样的日子还能过么?

  天空挂断了通讯,打开门看到正是书溪站在门外,把她让了进来后,书溪开口道:“爷爷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我了.”

  书溪坐在松软的床边紧闭着双腿晃悠着脚尖,道:“没想到我书溪也有一天能成香饽饽.不过,你带着我会不会阻碍你啊?最多我和爷爷在一起就是了,龙组总不能明面上劫持我吧?”

  天空收拾着行装,检查着身上的匕首和衣物,听到书溪的话后,道:“你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连跳八星的方法无论放在哪里都是生灵涂炭.龙组没有当时就撕破脸就已经很斯文了.他们要是不出手那真是奇怪了.”

  “你要是想当小白鼠被研究的话,那你就呆在你爷爷身边去.龙组的手段我不知道,但我至少就有几十种方法让你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包括你每天吃的什么,想的什么均无法隐瞒.有了足够的利益,龙组抹杀一个俗世中的家族轻而易举.而得到的却能让他们受益无穷强大起来.”

  书溪哼了一声,白了一眼天空,道:“大不了我们把事情都告诉他们是了,省的龙组纠缠不清.更何况现在龙组也需要更多的高手去对付黑龙啊.这样也能帮你分担一下火力呗.”

  天空嗤笑着书溪看得太过简单了,如果都能像她这样,也不会有现在这种局面了.“你怎么说?难到说去沙漠溜达了一圈,杀了几个黑龙杀手,然后不小心就从二星跳到了七星,然后吃了我做的药,就不小心到了十星?”

  “这些话哄小孩子还差不多.可别小看龙组,那里没一个是善茬.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沙漠中地下古城和三百年前的事情,他们还不得翻天?到时候别说是你,整个书家和我,还有龙魂都要成小白鼠了.”

  书溪听着天空的话不由撅起了小嘴,嘟囔着道:“那怎么办啊,龙组可是国家部门,斗又斗不过他们.我们总不能被动等着他们来吧.你又不能一直这样保护我.实力提升的快也是烦恼啊.”

  书溪心烦地躺在了床上,眨着俏目看着天花板脑子一片混乱.谁想失去自由,如果被龙组控制了起来,那以后的日子岂不是更痛苦了.

  “还能怎么办,最多和秦家一样,书家整体迁移找个地方躲起来不久成了.”天空呵呵笑着打趣道.心中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书溪噌地一下直起了身子,蹬着小脚作势欲踢,恼怒道:“喂,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敢情你是不怕龙组又有实力能摆脱他们.”

  天空收起了笑容坐在书溪身旁,他和书溪也算经历了生死,或多或少心中都有着朋友的感觉了.这是天空很久都没有尝到了.再说书老爷子也是上一代龙魂的成员,怎么样他也不能袖手旁观.

  天空略侧身看着书溪,竖起两根手指头,道:“有两种方法.”

  “快说快说.就知道你有法子.如果不行我就…就…不告诉你.”书溪原本到嘴边的话一转说了出来.

  “一,继续提升实力,达到让龙组胆寒不敢对你下手的程度.”

  “什么馊点子.现在已经是十星了.我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啊.再说恐怕龙组都没几个超过十星实力的人.而且龙组那么多人,就算突破了,也架不住他们轮番暗中下手啊.”书溪白了一眼天空,虽然这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太不靠谱了.就算能突破,又要等到猴年马月啊,指不定到了老也未必能做到.

  “拜托,你以为我喜欢打打杀杀啊,如果不是行事所逼,我才懒得提升实力呢.而且,我连一个人都没杀过啊.下一个呢?”

  天空起初训练书溪是出于帮助书家的想法,提升几星而已.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在沙漠地下会遇到朵儿留下的古城,还有星飞这个半人,居然还把书溪练了出来.之后又因为自己的原因,书溪被迫服用了提升实力的药.一连串的意外让事情越来越复杂,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二,我出面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们,用龙魂的名义保下你.”

  书溪踢踏的秀足停了下来,望着脚尖发愣了片刻心中暖暖的,转头不依道:“那朵儿和你的事情他们岂不是都知道了.这样不是把你推到风口浪尖了么?这方法肯定不行.”书溪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天空鹰目似的双眼闪动着睿智的光芒,故作轻松地道:“你真以为我不说龙组就不知道了么?当年他们既然会从朵儿身上抽出鲜血,那么必定是知道了什么.换而言之,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对一个普通的女子动用龙组的高手去抽她的血么?”

  “龙组手中应该也已经掌握了部分事情,龙凤项链的秘密,或许只有三百年前的事情他们不知道了.再者就算我不说,他们迟早也是要知道的.”天空已经打算在必要的时候把事情告诉龙组了.“这样龙组更有理由去对付黑龙组织了.我的压力也少一些.能专心提升实力达到朵儿苏醒的基本条件.”

  书溪思索着天空话中的意思,盘起双腿正对着天空,自动忽略了他后半句话道:“就我们俩个,现在从哪入手?事情宜早不宜晚.如果出了意外,被黑龙跑了,那再找到他们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书溪也算是了解天空一些,那六十多天的相处让她看到了天空的另一面,其实很多话不用问,她也能感受到的.对于天空在知道了徐家的处境后还依然愿意出手帮助徐家,书溪知道天空并不是像他变幻无常的脾气冷酷无情,只不过那人性一直埋藏在心中.

  原本是想从天空口中知道他为什么要帮助徐家的,不过最后还是没有问出来.这会让天空感到不自在的.

  天空呼出一口浊气后上半身朝床上自然倒下,翘着腿晃悠着.现在他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能找到徐老和徐风,对徐妍秀说的话都是在安慰她.要知道连龙组也只是勉强把黑龙限制在京华是的范围,他一个人没有情报来源,又没有龙组大量的人手,只能靠着对黑龙的熟悉和推断慢慢找到他们了.

  “喂,说话啊.你这样让我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啊,你不会是骗妍秀的吧?”书溪看着天空没有回答,伸腿轻轻蹬了他一下.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

  天空只能摇头苦笑,难到自己就像个万能的人么?他可是一个人,如果不是从小接受特殊的训练,他怎么会知道这么毒偶的事情.跟别谈其他的了.现在徐家的事情哪会那么简单,龙组都没有做到,更何况他只是一个人.

  “那你说我还能怎么办?你认为如果我模棱两可的语气会打消她的顾虑么?在我们还没走出去这丫头就要开始捣乱了.算是善意的谎言吧.”

  “我也只是一个人,你不要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天下的事情那么多,意外更是.你不会认为我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解决吧?”天空看着书溪不可置信的眼神时,摊摊手解释着.或许是在沙漠中遇到的事情和经历让书溪产生了这种错觉.又或是她在那种绝境时对自己产生了过度的依赖埋藏在心底,这一点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

  书溪双手拉着盘起的脚踝前后晃着,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她似乎习惯了天空每逢遇难事都能解决,这种惯性思维让她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一次同样也难不住天空,此时她才用心正视这一次的突发事情.

  “那怎么办啊,妍秀一定会每天都询问我们的.你让我怎么回答她.难到就没其他的方法了么?对了,龙老头不是方,王二家么,实在不行我们就从他们那里下手查查吧?”

  天空立刻摇头否决了,连龙组都没有从他们嘴里撬出什么,他就算去了也只会无功而返.与其这样浪费时间,倒不如直接放弃方王二家,从其他地方下手.这问题又来了,现在没有一丝线索,京华这么大的地方要找俩个人和一个金属箱是何等困难.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烦死了,这黑龙到底想做什么,东西都拿走了还不放了徐风.嗯!!!讨厌啊.”书溪哼声着捶打着床面,似乎是把它当作了黑龙咬牙切齿地发泄着.

  天空侧过脑袋看着书溪生着闷气的样子,她越来越没有了书家大小姐的样子,越来越越像个小女人了.在他面前也逐渐卸去了伪装,展现出真实的自己.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我们到底怎么办.京华市这么大,要等我们全部搜查一遍根本是不可能的.那时黑龙很可能就已经带着徐风离开京华了.”书溪委屈地看着天空,希望他能有一个建设性的意见,“你可是从小就被特殊训练的杀手唉,难到就没其他的方法了么?”

  天空坐了起来,微笑道:“书大小姐,你心静不下来怎么可能想到解决的办法.再说凡事你都依赖我,你自己不会推断一下想想办法么?以后书家可是还要你们兄妹二人联手经营的.到时候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你也这样么?”

  书溪赌气似的蹬了一下天空,嘟着小嘴道:“喂,这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着急么?你看妍秀都哭成那样了,你能不能把唤醒朵儿的心,抽出哪怕千分之一啊?”

  书溪自知失言立刻闭紧了双唇,似乎好像她现在的样子是在和恋人撒娇.想到这里心中一紧垂下脑袋看着双手心噗通噗通乱跳.她的举动确实有些太过了,自己居然在天空面前毫无形象地撒泼,像是在自己家中似的心中没有一点顾忌.

  “书溪,遇事要冷静乐观点.遇到困难就愁眉苦脸,它又不能离你而去.倒不如乐观对待,没准就能想出办法了呢?”天空还忘给书溪上一课,“如果不是这样六年前我就已经疯了.徐老和徐风只是被劫持而已,还没严重到朵儿那种地步吧,我们还不算太倒霉.”

  “哼,你心中就只有云朵云朵…有机会我一定要亲眼看看她本人,到底她有什么能让你如此念念不忘.俩个三百年的老怪物.”书溪撇着嘴心中暗想.

  天空挺身跳下了床,转身道:“好了,我们该走了,否则徐小姐看到我们还没出去寻找,心中会着急的.”

  “去哪啊.”书溪病恹恹似的问道.既然都没有办法了,他们总不能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吧.虽然这样想,但她还是下了床准备和天空一起出去.

  “当然是去找线索.带着这里它又不能自己跳出来.走了,你最好去换身便装,方便行动我在下面等你.”天空招呼了书溪一声便走了出去.

  二人驾驶着车在京华市内穿梭着.

  “天空,我们要去哪找线索,从出门到现在路上就堵了半小时了.”书溪赌气似的没有追问,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张口问道.

  天空专心驾驶着车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道路,心中想着还以为这丫头转性没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呢.这个念头还没出现多久,她就忍不住了.

  “当然是去找能提供给我们消息的人.京华市这么大,我们就算有足够的时间,搜查起来没有大半年都查不完.自己慢慢找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那些经常混迹在街头三教九流,是最好的信息来源.”

  天空的话让书溪更加迷惑了,劫持徐风的可是黑龙的杀手,那么小混混能帮上什么忙?更何况以黑龙的实力,乔装起来岂是那些普通人能发觉的?

  “我还是认为去方王二家去看看比较好.说不定那些黑龙的人就是钻了常理性的空子呢?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书溪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说道.

  天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书溪,你是不是电视看多了,这样找死的话你也会信?那是有一定机率的,除非在走投无路,傻子才会去那样做.”

  书溪别过头去看着来往的车流生着闷气.她虽然很想反驳,但搜刮肚肠后都没有想到能为自己辩解的话.原本暂时忘记和天空在赌的气,又升腾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二人走下了车,书溪打量着陌生的环境,这里算是京华是繁华的地段之一,可天空好像是非常熟悉似的,带着自己在街道中走着.

  “喂,天空,你从前来过这里,怎么不会迷路?”书溪与天空并肩行走,好奇地看着天空.难到他在做杀手的时候还有时间四处闲逛么?这里可不是旅游景点,他像是在自家后院似的,每一寸土地都那么熟悉.

  “书溪,是不是每个女人都一样好奇心这么重?”天空回忆着脑海中的地形,在街道上走着,听到她的疑问后,呵呵笑着指了指脑袋,道:“这是杀手的必修课程之一.执行任务首先要对城市的规划,地形了然于胸,纵然是暗杀失败,也能顺利的逃离.世界上主要城市的地形,都存在这里了.”

  “变态.”书溪吐了吐舌头惊叹着.地形可不是文字数据那样方便记忆.看着地图去强行记下没去过一次城市复杂的街道,是何其难.而这只是最简单的一项课程,难怪训练营中走出来的人没有多少.

  天空驻足在一栋数十层高的商用建筑下,二人走了进去.天空指着一旁的休息区道:“书溪你在那里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会出来.”

  书溪斜着脑袋凝视着天空,想要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什么似的,对视了几秒后,哼哼道:“为什么啊,连三百年前这样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还有什么不方便告诉我的?”

  “不是这样,那里不……”天空为之一愣,心知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正欲开口详细说明时却被书溪打断了,托着天空就像前台走去,“不是就行了,快走吧.希望你的方法可用.不然哼哼……”

  天空倒是无所谓,书溪连解释的时间都不给自己那就算她倒霉了,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听人说话时要听完整句,随便打断别人的对话是很不礼貌的.

  “麻烦你小姐,我找小生.”天空礼貌地冲着接待工作人员微笑着道.

  工作人员看了天空和书溪一眼后,心中暗道真是漂亮的女人,可惜来这种地方,不过更让她在意的是男子对老板的称呼,整个公司就只有一个人姓生,那就是他们上头老板.既然敢称呼他们老板叫做小生,心中的震惊无以言表,不由恭声道:“先生,请问你有预约么?”

  天空挠了挠脑袋,歉意地笑道:“额,这个我倒是忘了.很久没联系他了.你打电话问问看吧,你说故人来访,他会见我的.”

  工作人员想了想还是拨打了电话,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又是考验随机应变脑络灵活,看着眼前穿着极其普通的男子,还是不敢生出轻视之心,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了,更何况他还叫老板为小生!!

  “先生,老板正在开会,请问您贵姓?”工作人员捂住了话筒抬头问着天空.

  “免贵,姓天.”

  工作人员如实的对着话筒说着,随即变了脸色,声音略有颤抖恭敬地道:“天先生,欢迎您光临生氏集团,您乘那边专用电梯上去.我们是没有资格上去的.”

  “谢谢.”天空转身朝着她指着的方向走去.书溪看着天空目光再次变化,在来时她没有注意到来的地方是生氏集团,这个公司她也有所耳闻.几乎是一夜之间成立起来资金雄厚的集团,看着前台小姐的脸色,似乎很怕他似的,天空又怎么会和生氏集团有联系的呢?

  “天空,你身上的秘密还有多少呢?”书溪忽然绽开了笑颜,快速迈了几步跟上了天空.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鹿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逍遥兵王在都市,逍遥兵王在都市最新章节,逍遥兵王在都市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