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巫师 第438章 何谓偏财

小说:超品巫师 作者:九灯和善 更新时间:2018-09-15 21:48:06 源网站:笔趣岛
  关于财运,很多人都相信有这一说,而越是喜欢赌博的人就越相信。

  所以,那些赌徒有很多忌讳,穿什么衣服,带什么装饰品,还有什么大姨妈的女人不能碰。

  “财运,其实也是分许多种的,有正财和偏财,另外就算是正财和偏财也分好几种,比如有一种禄财的就属于正财的一种,说的是有贵人相助的财运。”

  “当然,赌博是属于偏财的一种,而偏财和正财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太不稳定了。”方铭看到庄新好奇宝宝一样的眼神,想了下后说道。

  “偏财,就是所谓的捞偏门呗。”庄新想了下说道。

  “不,捞偏门可以属于偏财,但偏财可不仅仅只是说那些捞偏门,一个人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奋斗得到的财富属于正财,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比如拆迁,比如财产继承,再或者彩票中奖,再比如买了韩国2比0战胜德国……这些都属于偏财,但这些都是合法的。”

  方铭纠正了庄新的话,实际上这也是许多人对偏财的误解,在许多人看来偏财就是那些捞偏门,违法或者是走擦边球赚的钱,这些钱虽然都属于偏财,但只能算是偏财的一部分。

  任何一个人都有偏财运,只不过是多和少的差别,不过偏财运不同于正财运,存在一个很重要的特性,容易被剥夺或者是流失。

  用一句很贴切的谚语来形容,正财就是:万丈高楼平地起,靠的是一步步的努力,把地基给打结实,不容易倒塌。

  至于偏财那就是:青蝇附骥行千里,虽行千里靠的不是自己的本事,很容易会被打回原形。

  所以,在相师这一行中一直流行着一句话:偏财起家,正财镇运。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依靠偏财运赚取了第一笔钱后,就要开始想办法努力提升自己的正财运。

  “说的有些远了,扯回这赌桌上。”

  解释了一下偏财和正财之后,方铭继续说道:“从坐在赌桌上那一刻,你们谁会赢钱谁会输钱就取决于你们谁的偏财气运最强了,而我看了一眼,你们六人当中偏财气运最强的是左边我左手边那位。”

  庄新听到方铭这话,怔住了一下,“不应该啊,老何虽然一开始没有我输的那么多,可他从头到尾也都是没怎么赢过,好像输赢应该是在五十万左右。”

  “那是因为他的偏财运被人给夺走了。”

  方铭微微一笑,“我先前说过,偏财运是最不稳定的,很容易就会流失,那位虽然偏财运最强,但是那谭耀文却是利用了某种手段将其偏财运给转移到了他的头上。”

  “在运势一说中有一句话叫做三元九运六十年风水轮流转,所谓三元就是指的三个甲子,也就是一百八十年。而每一元六十年当中又分为三个小运,也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吉凶方位会发生一次变化,原本的吉位便是会变成凶位,也就是说原本适合人居住的房屋,可能到时候就变成了凶宅了。”

  庄新听到方铭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因为他隐约觉得方铭所说的似乎和现实情况有些不太对。

  “是不是觉得我说的不符合常理,因为许多人家的房子一住可不仅仅是二十年,要按照我说的,这些人的房子岂不是都得出问题。”

  方铭似乎是看穿了庄新心中所想,直接是将庄新心里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而庄新嘿嘿一笑,这确实是他刚刚觉得疑惑的地方。

  “原因很简单,虽然有三元九运之说,但除此之外还有着另外一个影响吉凶方位的,那就是九宫飞星,九宫飞星是以天上星辰运行之轨迹,配合方位来进行推算的,所以,当三元九运出现变化后,九宫飞星也会跟着变化。”

  “无论是三元九运还是九宫飞星都影响着运势,以三元九运来推算可能是不吉,但以九宫飞星来论又可能是大吉,两者相辅相冲,除了一些特殊的区域,一般流年运转虽然会有变化,但也不会太大。”

  “更何况,影响一个人的运势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八字命格和其他诸多因素,所以三元九运影响到只是一个大的范围,而具体到个人的时候又会有不同的结果,不能一概而论。”

  庄新听的是半迷糊,因为有些词太专业了,他这个门外汉也只是听懂了大半。

  看到庄新的表情,方铭莞尔,这就是很多人对风水命运不相信的原因,因为根本就听不懂,当然,有些师傅们是故意说的很玄乎,因为在许多人的观念中,听不懂就意味着高大上。

  不过方铭倒不是有意说的玄乎,只是关于运势这方面的内容太复杂了,复杂到就算是他想要简单解释也不可能。

  “回到主题吧,那老何的偏财最高,而谭耀文所做的就是人为的创造出来一个飞星局,改变你们六人的财运,这个局便是叫做六宫飞星。”

  “如果你注意到了谭耀文的那个黑衣保镖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谭耀文每一次在确定要不要跟牌或者蒙牌的时候,目光都偷偷瞟了眼那保镖,原因很简单,这六宫飞星局就是那位保镖布置出来的。”

  “六宫飞星不同于是九宫飞星,是一个很小的财运风水局,但六宫飞星中的财运是运转的,也就是说你们每人都会轮到,那保镖的作用就是在这财运什么时候轮到谭耀文的时候,提醒谭耀文下猛注。”

  方铭在观察了几分钟后就发现了,那谭耀文和黑衣保镖之间有着眼神交流,当那财运到谭耀文身上的时候,黑衣保镖会微不可查的点一下头。

  “当然,谭耀文为了怕你们发现端倪,肯定是会有时候牌小的时候也故意下重注输钱,但总之他会控制住,这么慢慢的赢,你们自然是不会察觉。”

  十把蒙牌,四把输六把赢就可以了,而庄新等人也不会有一点的怀疑。

  “当然,之所以你会输那么多,那是因为你刚好和谭耀文对位的位置,当谭耀文的财运加身的时候,你的财运也就是最差的时候,自然也就输的最多。”

  方铭示意庄新跟他走到赌桌那边去,此刻赌桌上的筹码已经是被工作人员清理完毕,整个包厢内就剩下了方铭几人。

  “你仔细回想一下,谭耀文在赌博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态?”

  “什么状态……”庄新想了一下后答道:“他的身体是朝着后面仰的,另外好像拿牌的姿势也是有些不对劲。”

  没有方铭的提醒,庄新还没有想到这些,此刻想起来,确实是觉得谭耀文的举动有些不对劲,一般人赌牌,身体都是前倾靠着赌桌的,很少有后仰的,因为前倾不但可以注意发牌的情况,还能够更仔细的观察到其他人看牌的表情变化。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谭耀文拿牌的时候,是先将双手往两侧伸展开,然后再收回拿牌,就好像将筹码搂回的动作。

  “背有靠山,前似猛虎。”方铭在这个时候接话了,“六宫飞星,财运运转,谭耀文就是用这种方式将财运给凝聚在他自己的身上,当然除了这个之外,他的手上也是带了一串特殊的貔貅手串。”

  带貔貅手串不算什么,所以庄新等人也没有多想,但谭耀文那串貔貅手串不同于一般的貔貅手串,已经是有了一点灵性,本身就有着吸收他人财运的作用。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在这里。”

  方铭笑呵呵的走在了最里面墙上,而后将那窗帘给拉开,在那墙壁上,则是挂着交叉的双刀。

  “刀,本身就是充满着煞气,而你的位置正对着双刀,所以财运是被伤的最多的,两个因素加起来,这就是你会输钱最多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那秦老弟为何后面情况就变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啊,这双刀还是插在这里啊。”庄新依然只是听懂了一半,疑惑问道。

  “原因很简单,当我坐下来的时候,六宫飞星的格局实际上已经是变了,只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动手脚,还故意输了几把钱,哪怕是那把蒙牌赢钱,也是按照谭耀文所布置好的格局中走的。”

  “只有这样,谭耀文才会放松警惕,以为一切还在他的掌控中,但谭耀文的那位保镖却没有注意到,最后两局的时候,我改变了财运的走向。”

  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可没有那么的容易,破坏六宫飞星很简单,但难的是要不被发现,所以方铭看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动,但实际上他的右脚在轻轻的跺着,按照某种频率。

  谭耀文的那个保镖虽然懂的一点六宫飞星,但显然并不算多厉害,所以没有察觉出来破绽,不过方铭心里也理解,如果真的是懂得六宫飞星的高手,又怎么会跟人做局搞一场赌局。

  “老谭那王八蛋,原来这么的阴险,竟然设局坑我们。”

  一切都弄清楚后,庄新咬牙切齿一脸的愤怒,要是真的是运气不好输了钱他也就认了,可现在知道竟然是谭耀文在搞鬼,他这心里如何不怒。

  “赌博,十赌九空,哪怕你偏财运再旺,也终有用尽的一天,而且每一个赌场的设计虽然不一样,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聚财之局。”

  在进入赌场的那一刻,方铭便是注意到了,这赌场无论是布局还是摆设都符合聚财的格局,可以确定,赌场的布局必然是有懂风水的人来设计的。

  庄新目光看向方铭,眼中有着思索之色,朝着方铭抱拳说道:“秦兄弟看来也是此道高人,这一次老哥我就大恩不言谢了,这一次赢的钱咱们五五平分。”

  对于庄新来说,如果没有方铭他别说赢钱了,估计被谭耀文设局可能要输到五千万以上,所以和方铭平分他没有一点的舍不得。

  “算了,这钱我不能拿。”

  方铭摆了摆手,看到庄新疑惑表情,随即解释道:“在我们这一行当中有一句话叫做:五弊三缺,意思是说我们这行属于泄露天机,逆天改命,所以必然会遭受到报应。”

  “这话虽然说有些夸张,但如果利用所学本事来赚取这类偏门之财,确实是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影响。”

  方铭不是说的推脱之辞,所谓五弊三缺那不过是忽悠人的,一般风水相师哪有什么机会泄露天机,哪有给人逆天改命的本事。

  但这行中也是有着看不到的规则,如果利用所学本事去赚正当之钱,比如风水堪舆收取费用丝毫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利用所学本事侵害他人利益而赚取钱财,便是会遭受到某种程度上的报应。

  这报应是什么,方铭说不上来,但这话是他师傅所告诉他的,赚钱可以,那些有钱的富豪多的很,随便给看个风水啥的,十倍百倍的价格收钱没一点问题,但就是不能走上歪门邪道。

  “那怎么能行,本来秦老弟你就赢了钱。”

  “庄哥,赌博的钱就算了,这样吧,不行你就帮我把这些钱都给捐了吧,捐给慈善机构。”

  对于赌博之财,方铭是不会要的。

  看到方铭坚决的表情,庄新没有再坚持,不过他已经是打定主意了,既然这位秦兄弟不要钱,那到时候再准备另外一份等价的大礼。

  而且以他的智慧,更是瞬间明白,这位秦兄弟之所以跟扈军交好,让得扈军千叮嘱万交代要照顾好,恐怕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这位秦兄弟不是普通人。

  “秦老弟,走,先送你到酒店,然后我们在好好聊聊。”

  赌场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庄新也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方铭便是离开了赌场,前往早就安排好的酒店。

  而在方铭前往酒店路上的时候,香江某位顶级大佬的豪宅内,此刻却是灯火通明,整个大厅汇聚了数十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最上方的一位老者。

  PS:二合一章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鹿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品巫师,超品巫师最新章节,超品巫师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